剩下500字

从黑龙江发现炭疽疫情——您应该了解炭疽防范

发布日期:2019-09-20来源:SIFIC感染科普笔记发布人:yangjing8180

2018年8月10日,黑龙江省政府召开通报会,截至8月9日18时,黑龙江省共发生人感染皮肤炭疽14例,其中1人已治愈出院,10人在哈尔滨治疗、2人在佳木斯市治疗、1人在鸡西市治疗。 

图片9.png

2018年6月,国家卫健委公布6月全国法定报告的传染病中,炭疽报告病例有28例。那这个并非首次出现的疾病到底是啥病?为何会引起省政府的重视?

如果感染皮肤炭疽的病人较集中,短时间内出现了3例及以上,即属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院需要及时向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卫健委报告,由政府部门召开疫情发布会,避免引起人群的恐慌。

炭疽到底是个什么疾病?怎样才能避免感染炭疽?让我们来认识一下炭疽吧。



炭疽的起源

炭疽一词是从希腊语Anthracis(煤炭)一词中得来的,主要是因为炭疽芽孢杆菌能导致皮肤出现炭样的焦痂,因而得名。炭疽芽孢杆菌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被发现的病原菌。1850年,Bayer于感染绵羊血中发现了炭疽芽孢杆菌,1877年微生物学的先驱、著名的微生物学家柯赫(Robert)首次应用人工培养基分离培养成功,发现其可形成内孢子体,注射动物后可导致实验性炭疽,从而证明了炭疽芽孢杆菌是炭疽的病原菌。


炭疽是个啥病?

炭疽是由炭疽芽孢杆菌引起的一种自然疫源性疾病,在我国属于乙类传染病,炭疽分为皮肤炭疽、吸入性炭疽和胃肠道炭疽三个类型,其中皮肤炭疽最常见。吸入性炭疽又称肺炭疽,在我国按甲类传染病管理(鼠疫、霍乱也是甲类传染病,传染性很强)。炭疽芽孢杆菌有耐力极强的芽孢,在空气、土壤、尘埃、污染的皮毛、肉类中广泛存在。


通过什么途径感染炭疽?

炭疽是一种人兽共患传染病,主要发生在食草动物如牛、马、羊等因食草过程中摄入含炭疽芽孢的土壤而感染。食草动物作为中间宿主,人是由于职业关系与病畜或染菌的产品接触而感染炭疽。患畜是引起人间皮肤炭疽的重要传染源。人与人之间皮肤炭疽传播不多见。

人类感染炭疽主要有三种途径:

经皮肤接触感染:最常见的感染途径。皮肤接触感染动物或感染动物制品如皮、毛、骨、肉等制品而经破损的皮肤而感染。皮肤炭疽只要少量芽孢就能致病。

经口感染:食用过含炭疽芽孢的可疑病、死动物肉类或其制品。

吸入性感染:吸入含有炭疽芽孢的尘埃而感染。吸人性炭疽必须有8 000~10 000个以上才能致病。自然发生的吸人炭疽病目前少见。


感染后会出现哪些不适呢

炭疽因其感染途径不同表现为3种主要临床类型,不同类型炭疽感染后出现的症状也不一样。

皮肤炭疽以皮肤损伤处接触炭疽芽孢而患病最常见,占炭疽感染病例的95%。皮肤的暴露区域,例如手臂、手、面部是最容易感染的区域。感染开始时出现类似蚊虫叮咬的肿包,感觉较痒,1-2天后发展成小水泡,继而出现溃疡,并不疼痛,溃疡直径一般1-3cm,其中央为坏死的黑色干燥区,邻近的淋巴结肿大。

吸人性炭疽(肺炭疽)早期症状类似感冒,数天后可以导致加重的呼吸系统症状,甚至呼吸衰竭,一次吸入大量炭疽杆菌芽孢常常导致致死性炭疽,一般在发病后1-2天死亡。

胃肠型炭疽是由于进食带菌动物的肉或未煮熟的受染动物及其产品而感染,占炭疽病例1%。两个显著的症状是咽部和腹部的症状。胃肠型炭疽表现为急性肠炎症状,开始为恶心、呕吐、食欲下降和发热,继而出现腹痛、吐血和严重腹泻。


感染炭疽后能治愈吗?

青霉素是目前我国治疗各型炭疽的首选药物。欧洲国家推荐环丙沙星和强力霉素作为一线治疗炭疽感染的药物。皮肤炭疽及时治疗后的治愈率很高,若不治疗约20%死亡,用抗菌药物治疗,病死率小于1%。胃肠型炭疽死亡率一般为25%-60%。吸入性炭疽的死亡率在80%以上。


如何才能预防炭疽?

早发现、早诊断、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是根本原则。

发现牛、羊等动物突然死亡,不接触、不宰杀、不食用、不买卖,立即报告当地农业畜牧部门,由该部门进行处理。正规渠道购买的牛羊肉都是经过检疫的,只要烹饪时能煮熟煮透,就可放心食用。

从事牲畜加工的高危行业的作业工人一旦受伤,必须立即至医院求治,并保护伤口,以防传染。在工作的时候,应做好通风,应戴口罩、穿橡皮衣和戴橡皮手套,进餐前用2%-3%来苏儿液洗手,用1%高锰酸钾液漱口。

对可能接触炭疽芽孢的人员,应当给予抗菌药物预防。尤其是经呼吸道接触炭疽芽孢者,为防止患吸人性炭疽,应尽快口服环丙沙星,因为暴露致死量的芽孢后第1天就开始服抗菌药物可明显减少死亡。

对牧民、兽医、屠宰牲畜人员,制革及皮毛加工人员,炭疽流行区的易感人群和防治工作人员可接种炭疽减毒活疫苗。

 

参考文献

[1] 闻玉梅.现代医学微生物学[M].上海:上海医科大学出版社,1999:441—448.

[2] 张跃新,禹康.炭疽感染与治疗研究进展[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06,26(20):1594—596.

[3] 章文婧,李青华,王勇,等.2007—2011年中国皮肤炭疽流行病学分析.军事医学,2013,37(12):892—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