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诊所看牙历险记

发布日期:2019-11-01来源: SIFIC感染科普笔记发布人:王小虾

作者:郭倩岚/杨静(合肥市口腔医院)

责编:吴怀英


1572605564(1).png


因为牙周病的困扰,我的妈妈过早的失去了双侧的多颗磨牙,可是她嫌来合肥看牙远且过程繁琐,便一直在家附近的诊所看牙。过节放假回老家,对我娘亲的一口烂牙实在是看不下去,由于几年前做的活动义齿已经不再贴合,见她吃饭用仅剩的那两颗后牙慢慢磨也是受罪,便决定带她去换副假牙。


抵达老家那里一家比较有名气的老牙科诊所,踏进去的瞬间我就开始觉得不舒服。逼仄的一个房间隔开了收费处和三张牙椅,候诊的人就坐在椅位旁边等待,忙碌的医护都没有戴帽子,医生的马尾随着脑袋的晃动而乱扫。


等轮到我妈妈治疗时,前一个病人从牙椅上起来,没看到护士对牙椅做任何的处理,就让我妈妈直接躺了上去,我心里顿时一紧。



1572605831(1).png

这时,只见护士徒手从一叠倒扣的金属治疗盘中取了一个直接摆放在桌子上(注意:不知道怎么消毒灭菌的,隐隐的为使用了最下面一个治疗盘的患者担心),然后从一个不知用什么消毒药水浸泡的金属容器中捞起口镜、镊子和探针(注意没有使用无菌水冲洗消毒液)。


医生开始给我妈妈做检查了,他直接拿起气枪吹患牙,我惊愕的发现上面居然有一个三枪,看来这个三枪是上一个患者用过没有更换的!当时我就想让我妈妈下来了,但是碍于面子默默的忍受着,医生每用三枪吹一下,我的心就跟着抽一下,那滋味百爪挠心。在医生和我妈妈进行沟通的时候,我暗暗打探了一下四周,医生身后的桌子上混放着各类用品--裸露在外倒扣的治疗盘、患者的病历、一支未套针帽的一次性注射器……桌子的末端是一个洗手池,没有洗手液,更别说速干手消毒剂了。


拍完CT需要到另一个有电脑的房间等片子出来,房间里一个医生正在给患者做矫正,椅位灯把手上没贴避污膜,医生戴着手套不停的调整着灯光,然后又伸进患者口内调整弓丝。放着电脑的长条桌上密密麻麻的堆着灭菌后的手术包,手术包的末端是洗手池,我们等待的座椅旁边也放着一个堆满了手术包的小推车,这些手术包就这样裸放在所有人触手可及的狭小空间(注意:要知道高速运转的手机2米内有数不清的带有口腔内有机物及病原体的气溶胶)!


等医生看完CT给了建议,我就忙不迭的拉着我妈妈离开了这个可怕的诊所,告诉她我看到的一切并且要求她不管这个诊所口碑再好,资历再久,医生技术怎样,都不可以在这里看牙了。我妈妈懵懵懂懂并对我说的这些感控问题表示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这些好像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人家都这样。


作为一名感控专职人员,在工作中随时监督、随时纠正可能会导致感染问题的现象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一些感控事件的暴发让我们触目惊心,每一位医务人员都应将感控工作做为自己的责任与义务。


做好标准预防,每日班前管道冲洗,诊间清洁消毒,所有器械一人一用一消毒或灭菌,无菌物品分类存放,按效期先后顺序使用摆放在专用无菌物品柜内或无菌物品存放间内。手卫生用品齐全,执行两前三后,七步洗手法,班后管道消毒等等……


我们用心去落实每一项感染防控措施,将患者的安全放在首位。经过这次诊所就医的经历,我深深的为我们医院感控的努力与实践而自豪。


“最重要的,医院不能给患者带来伤害”,这是伟大的先行者南丁格尔对我们的教诲,人人践行感控措施,也是从医者最基本职业道德。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