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晓平说消毒丨医疗机构用水微生物检测策略与技术(二)

发布日期:2018-11-21来源:SIFIC感染官微发布人:小小牧童


作者:倪晓平

专栏编辑:丁韧


在医疗机构中,几乎所有的医疗活动都离不开水。预防与控制水源性病原微生物的传播,是医院感染管理的重要任务之一。从10月9日至今,倪教授分别从医疗用水的污染环节、医疗机构水源性感染暴发特点等不同角度和层次,理论研究成果结合实际案例分享,为大家带来了5期精彩讲座.




本期让我们继续追根溯源,一起学习水源性微生物的基本特点:


水源性微生物的基本特点


1、城市供水处理的缺陷
目前国内给水处理厂出水水质执行GB 5749《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但是出厂水在管网输送和水池(箱)储存过程中,由于消毒剂浓度的衰减,导致饮用水易受到二次污染,出现微生物指标不合格的现象。有研究发现,水在管网中滞留时间越长,余氯损耗越高,尤其是在水温相对较高的夏季,余氯衰减更明显,其对细菌的抑制能力明显下降。近年来有研究表明,水路管网中既是有较高的余氯存在,也不能有效抑制管网内水中微生物的存活与繁殖。


2、不同种类的细菌具备各自的生理特征
每种细菌都有各自特有的生理特性,因此对营养要求,培养温度、培养时间、pH值、需氧性质等均有所不同。在实际工作中,几乎没有一款培养基与培养条件能满足所有细菌的生长需求。因此,在实际中对检测结果的解释,只能是表明在本方法条件下,某种细菌适应生长而已。因此,一家高水准的微生物实验室应该是具备适用不同微生物培养与分离用的培养基,及相适应的培养设备与培养条件。


3、自养菌与异养菌
微生物的主要营养是各种含碳的物质,它们身体主要是碳元素构成的,其含量占微生物体细胞干物质质量的一半。环境中的微生物有多种分类方式,如按照微生物的种类、呼吸方式、摄取碳源方式等进行分类。微生物的生长与繁殖所需要的温度也是具有很大的区别,如可以按在低温(22℃)、中温(36℃)和耐热(44℃)的环境下生长的微生物进行分类。按照微生物摄取碳源的方式,可分为自养菌和异养菌两大类。


3.1 自养菌
自养菌(Autotrophic bacteria)能直接利用无机物,如空气中二氧化碳及无机盐类作为营养物来源,合成细菌所需要的碳源,这类微生物称为自养菌。自养菌又可分为好氧菌,如铁细菌、硫细菌等;以及厌氧菌,如硫酸盐还原菌。


3.2 异养菌
异养菌(Heterotrophic bacteria)只能利用有机碳化合物作为碳素营养和能量来源。异养菌也可以分为好氧的,如铜绿假单胞菌、水生黄杆菌、藤黄微球菌等;以及兼性厌氧菌,如大肠菌群、嗜水气单胞菌等。水中的异养菌的生长环境温度在20℃~40℃、pH值在6~9。真菌也属于异养菌,其种类繁多,水中常见的有丝状型、酵母性等,真菌可以在温度0℃~38℃、pH 2~8范围内生长。从卫生学角度而言,日常的微生物学检测重点关注的是水中的异养菌,因为这类菌对人类具有潜在的机会性致病。因此,水体中微生物的检测策略也主要是围绕异养型微生物来思考的。


4、环境中微生物的不可培养性
自然界中大部分微生物属于有活性但不可培养,因此实际上能被培养出的微生物种类和数量很少,一般认为只占实际微生物总数的0.01%~10%。目前,大部分的微生物实验室所采用水体中异养菌的检测,无论是培养基的配方,还是培养条件的设计,没有全部符合自然环境中微生物生长特点,而实际能培养分离到的微生物种类与数量,也只占了自然界中很小的一部分。


5、平板计数琼脂培养基的特点与不足
平板计数琼脂(Plate count agar,PCA)是用于检测饮用水中异养菌计数(Heterotrophic plate count,HPC)最常用的培养基,该培养基以营养含量高为特点,在我国使用年代最为长久,应用范围也是最为广泛的培养基。


但是,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国外有大量研究表明,常用PCA技术用于水中微生物污染的检测可能严重低估了异养菌的真实数量。依据PCA计数结果来评价饮用水微生物指标,水路管网的清洗消毒效果可能并不完整,饮用水的微生物污染程度可能超出了人们的预期。


下期预告:HPC检测结果偏低的原因……


主要参考文献
1.Reasoner DJ, Geldreich EE, A new medium for the enumeration and subculture of bacteria from potable water[J]. Appl. Environ. Microbiol., 1985, 49: 1-7.
2.Byrd JJ, Xu HS, Colwell RR, Viable but nonculturable bacteria in drinking water[J].Appl. Environ. Microbiol., 1991, 57: 875-8.
3. 白晓慧,吴汉靓,王海亮,等. 饮用水中异养菌平板计数检测方法的比较[J].净水技术,2004,26(5):65-67.
4. 顾孔珍,线纯,罗岳平,用R2A培养基提高饮用水中细菌总数检出率[J].净水技术,2004,23(1):42-44.
5. Williams MM,Armbruster CR,Arduino MJ, Plumbing of hospital premises is a reservoir for opportunistically pathogenic microorganisms: a review[J].Biofouling, 2013, 29: 147-62.
6. 李文明,李伟英,陆辉,等. 供水管网水样R2A培养基细菌总数测定及其影响因素探究[J].净水技术,2014,33(6):66-70.
7. 李珏,洪利娅,王知坚,等. 制药用水微生物限度检查新方法的研究[J].药物分析杂志,2014,34(2):376-379.
8. Capelletti RV, Moraes M, Waterborne microorganisms and biofilms related to hospital infections: strategies for prevention and control in healthcare facilities[J].J Water Health, 2016, 14: 52-67.
9. Safiri S, Ayubi E, Pseudomonas aeruginosa Outbreak in a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Attributed to Hospital Tap Water: Methodological and Statistical Issues to Avoid Misinterpretation[J].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17, 38: 1126-1127.
10. Bédard E, Laferrière C, Déziel E et al. Impact of stagnation and sampling volume on water microbial quality monitoring in large buildings[J].PLoS ONE, 2018, 13: e0199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