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晓平说消毒丨选择表面消毒剂时需考虑的影响因素(一)

发布日期:2019-04-09来源:SIFIC感染官微发布人:小小牧童

微信截图_20190409204846.png

晓平说消毒丨选择表面消毒剂时需考虑的影响因素(一)

专栏名称:如何正确选择并规范应用环境与物品消毒技术

章节:表面消毒剂的选择

今日推送:选择表面消毒剂时需考虑的影响因素(一)

 

环境与物品清洁消毒是医疗机构最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清洁的环境、干净的物品、消毒合格的医疗用品不仅能提高患者就医的舒适度和安全感,还可以有效阻断细菌(多重耐药菌)在院内的传播,减少医院感染的发生,遏制多重耐药菌的流行,是医院感染防控和保障医疗安全的重要环节。

多年来,国家也陆续出台、修订了《消毒技术规范》《医疗机构环境表面清洁消毒管理规范》等相关规范和指南,指导医疗机构规范的开展环境与物品清洁消毒工作。即便如此,在实际工作中,仍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对清洁消毒的原理不清楚、对消毒剂的特性不了解、滥用消毒剂、重消毒轻清洁等不规范的现象和问题。

2019年《晓平说消毒》专栏开篇主题——如何正确选择与规范应用环境消毒技术,就是来帮助大家解决这些问题哒!

通常,卫生保健机构在选择消毒产品时,是基于消毒产品快速有效、杀菌谱广、价格低廉、使用便捷、以及对人员的毒性等方面进行考虑。然而,在实际的选用中还应当注意多种因素,不但需要了解病原体结构特点以及消毒剂的特点,在选择不同用途的消毒剂时更应知晓其影响因素,本期我们跟随倪教授开始第四章节的学习,一起来看看最常用的表面消毒剂选择时需要考虑哪些影响因素。

 

选择表面消毒剂时需考虑的影响因素(一)

 

1、快速杀菌与持续保湿

消毒剂有效杀灭微生物的前提要求是,保证消毒剂与微生物之间有足够的接触时间。这就是所谓的杀菌时间。快速杀菌时间很重要,因为要让用户了解在消毒溶液干涸之前,在患者或HCWs使用该表面之前,表面的病原微生物已经被彻底杀灭了。理想的消毒剂,保湿时间可以提供的接触时间(contact time)应该大于或等于杀灭时间(kill time),即在消毒溶液干涸之前,表面上的病原微生物已经被全部歼灭了。

2、实验条件与临床实际的差异

载体法实验数据的意义 由于实验方法的不同,对于表面消毒剂的杀灭微生物的杀灭时间的解读存在一定差异。同一个消毒剂用品,可以采用悬浮法,也可以采用载体法,更有甚者采用机械模拟法(见图7),一种结合物理作用与化学作用的模拟装置。在同一个作用时间下,悬浮法更容易杀灭微生物。因为这类实验是将实验用微生物丢入消毒剂溶液中,即微生物是完全浸泡在消毒溶液之中的。而载体法是将实验用微生物预先滴加在载体上,待干涸后再滴加消毒溶液。因此,可以想象到微生物与载体之间是不与消毒溶液接触的。所以说,载体法从某种意义上讲,测试中的消毒剂溶液,除了表面可以直接接触到微生物外,还要求该消毒剂溶液能快速渗透至微生物与载体之间,在溶液干涸之前将微生物全部歼灭。由此可见,在同一个杀灭时间下,载体法的实验数据更能支持该消毒剂适用表面的消毒。因此,在阅读微生物检测报告时,要了解实验结果是建立在何种实验方法之上的。

图片1.png 

7. 测试消毒湿巾消毒效果的机械装置

消毒剂杀灭微生物的时间是重要指标 有大量研究表明,医院用表面消毒剂的微生物接触时间在30s60s,可以减少引发HAIs的病原体。目前,在美国EPA注册的消毒剂,大多数对已知可导致HAIs和感染暴发的病原体杀灭的接触时间为1min2minhttp://www.epa.gov/oppad001/chemregindex.htm)。这样就要求消毒剂厂家为了获得美国EPA的批文,缩短接触时间,并还要快速杀灭微生物,以便医疗机构在实际的应用时可以有效杀灭环境中的病原微生物。因此,从我个人的角度来审视某消毒剂可否用于环境消毒,应了解该消毒剂是否可在1min3min之内将病原微生物杀灭是个重要的指标。当然,消毒剂杀灭微生物是存在时间累积效应的,即接触数十秒钟后开始有微生物死亡了,随着接触时间的延长,微生物的死亡数也在增加,并在某个时间节点微生物全部“挂了”。

 

污染物保护的微生物对消毒效果的影响 通常在微生物实验室开展生物杀菌实验所用的标准菌,是在一个可控的良好的环境中生长的细菌,且是“干净”的,或者说是“裸露”的细菌。如果有污染物的存在,不仅可以保护病原微生物,不让其与消毒剂有效,或者充分接触,从而避免被杀灭。另外,由于污染物所含的化学成分不一,有些会中和溶液中消毒剂的有效成分,有的可能会干扰消毒剂活性成分,改变杀菌机制,结果导致消毒效果的下降。因此,要了解实验用微生物是“干净”的,而实际使用中所面对的是受到污染物保护的微生物。

 

实际消毒时需考虑诸多不确定因素 为了使在不同的实验室所测试的结果的一致性,实验人员不仅采用的细菌是标准的,即是来自ATCC菌种库的,同时对使用的实验菌有“代数”的概念,即不是容易被杀灭的“老一代”,也不是采用具有较强抗力的“新生代”。但是,在实际的表面消毒时,我们所面临的病原微生物多数是来自感染者,或定植病人。而哪些可以在无生命的表面长期存活的绝不是等闲之辈出来“打酱油”的,最起码的也是“小强”级对手啊!因此,众多的不确定因素必须考虑在内。

 

清洁工具的吸附作用会降低消毒剂浓度 当我们在环境表面施药时,不仅要求有一定的保湿时间,同时还要保证该溶液中的消毒剂的有效浓度,因为抹布(cloth)和无纺布的湿巾(wipes)对消毒剂的有效成分具有吸附作用,这样实际用于表面的消毒剂浓度就会低于实验时所用的浓度,实际的消毒作用将会大打折扣了。

 

阅读微生物检测报告需关注有机物干扰因素  前面我们讲到微生物实验报告中除了使用标准菌株外,在实验中我们还要考虑有机物等干扰,因此,在实验中会加入小牛血清等物质。这点很重要,我们在阅读微生物检测报告时应关注。

参考文献

1. Rutala WA, Weber DJ; Healthcare Infection Control Practices Advisory Committee. Guideline for Disinfection and Sterilization in Healthcare Facilities, 2008. http://www.cdc.gov/ncidod/dhqp /pdf/guidelines/Disinfection_Nov_2008.pdf.

2. Rutala WA, Barbee SL, Aguiar NC, Sobsey MD, Weber DJ. Antimicrobial activity of home disinfectants and natural products against potential human pathogens.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00;21(1):33–38.

3. Kang J, Sickbert-Bennett EE, Brown VM, Weber DJ, Rutala WA. Relative frequency of healthcare-associated pathogens by infection site at a university hospital from 1980–2008. Am J Infect Control 2012;40:416–420

4. Sievert DM, Ricks P, Edwards JR, et al. Antimicrobial-resistant pathogens associated with healthcare-associated infections: summary of data reported to the National Healthcare Safety Network at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9–2010.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13;34:1–14.

5. Rutala William A,Weber David J,Disinfectants used for environmental disinfection and new room decontamination technology.[J] .Am J Infect Control, 2013, 41: S36-41.

6. Mustapha Aishat,Cadnum Jennifer L,Alhmidi Heba et al. Evaluation of novel chemical additive that colorizes chlorine-based disinfectants to improve visualization of surface coverage.[J] .Am J Infect Control, 2018, 46: 119-121.

7.Tyan Kevin,Jin Katherine,Kang Jason,A novel color additive for bleach wipes indicates surface coverage and contact time to improve thoroughness of cleaning.[J] .Infect Control Hosp Epidemiol, 2019, 40: 256-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