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会议报道】专家面对面:病原学诊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发布日期:2019-11-19来源: 京港感染论坛发布人:zhengpeng860606

2019年11月14日,第二届华夏临床微生物与感染学术年会暨第八届京港感染论坛在河南郑州召开。因为开幕式是在第二天,主办方预估参会人员有限,选择了一个仅能容纳百人的会议室。没想到大家的学习热情都十分高涨。一大早会议室座无虚席,两边通道也站满了参会者。大家对于今年的京港感染论坛充满期待。

1.webp.jpg

本届大会设置了一项新的板块《专家面对面》,旨在提高参会者的参与度,给大家提供与专家面对面深入交流、解决困惑的机会,希望能让每一个参会者都不虚此行。本次请到了美籍华人临床和分子微生物诊断学家汤一苇教授,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王辉教授主持下,围绕“病原学诊断”展开探讨。

2.webp.jpg

汤一苇教授以“临床微生物实践:过去、现在和未来”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回顾了微生物诊断的数百年历史:从最初的显微镜检查、传统的微生物培养、抗原免疫检测,到当下最火的新技术—组学的方法。汤一苇教授提出,要做到快速、准确的微生物感染实验室诊断,在扎实的传统技术的基础上,最重要的是“整合”。宿主和病原的整合,学科之间的整合,感染性疾病诊断还有着广阔的空间。

3.webp.jpg

随后,参会者提出了许多当下微生物实验室人员的困惑,汤一苇教授和王辉教授一一进行了解答。(下面展示部分问题)

如何看待微生物的项目越开越多,临床大夫却可能觉得意义不大且费用高的问题?

以MRSA-mecA基因的筛查为例,曾经在美国医院是一个很火的项目,现在却进行得越来越少。但这个筛查实际上对于患者是用万古霉素进行治疗的意义很大——检测阳性,使用万古霉素;检测阴性,可使用低一级别的抗生素。尽管患者花了50美元进行检测,但可能会节省上万元的药费。能说这样的检测项目是无意义的吗?

美国的一些指南仍然在探讨痰培养、血培养等传统培养方法对病原学检测的价值,而不是国内如火如荼开展的“高大上”的分子基因检测,为什么?

目前宏基因组测序等新技术还不到讨论的时候,因为它们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检测出的微生物就真的是致病菌吗?假阳性高是新技术目前亟需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

如何评价宏基因组、二代测序技术对传统实验室的冲击?

目前还不确定新技术对临床能有多大的帮助,暂时还不知是会取代还是共存?国内的宏基因组学发展凶猛,尽管研究都自称是大样本上万例,但缺乏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在日常临床应用中是否取得了革命性的成果,还是未知数。

在重症ICU有时会遇到艰难梭菌感染,但是似乎实验室很难培养出来。是否能在基层借助新技术解决这个问题呢?

像艰难梭菌的这种与常见的大肠杆菌之类相比难培养菌,有些不需借助测序技术即能解决鉴定问题。这类病原菌的诊断对送检、采样、取样的要求很高,实验室提高传统培养技术即可鉴定出它们。不能因为有了新技术、图省事而丢了微生物人员最基本的技能。

4.webp.jpg

最后,王辉教授与大家分享了三个病例。

01.哪个是致病菌?

影像结果怀疑是肺癌的患者,临床送了支气管镜肺泡灌洗液,培养结果阴性。抽了血培养,报告类白喉杆菌,但推测可能是皮肤污染菌。又送一次血培养,报告马红球菌,诊断为细菌性肺炎。红霉素治疗三个月,患者痊愈。即使是宏基因组测序,也会报告出多种菌,也需要判断出真正的致病菌。

02.结果阴性我们怎么做?

患者注射肉毒素后潜水,随后注射处出现硬质结节。进行结节穿刺床旁接种,革兰染色未找到菌丝,抗酸染色显示阳性杆菌,四天后从血平皿鉴定出脓肿分枝杆菌。

03.常规工作你做对了吗?

患者四年前手肘处出现结节,怀疑是非结核分枝杆菌感染,但培养始终阴性,反复治疗始终无效。后来从患部深处取样,而不是表面痂块,研磨后注射到血培养瓶中培养,最终培养出是巴西努卡菌,选择了有效抗生素,目前患者已明显好转,还在持续治疗中。

5.webp.jpg

王辉教授表示,宏基因组技术目前不能大规模推向临床,还需要传统培养结果支撑。微生物实验室人员把日常工作做好、把细节工作做到位,就能解决很多临床问题。相信未来新技术与传统手段,既不是竞争、也不是取代关系,而是互补的——共同助力感染病的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