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暴发调查:抗生素使用是CRKP定植的元凶!

发布日期:2018-11-13来源: Infection发布人:陈小晓

编者按:抗生素为人类带来巨大利益,但抗生素的广泛应用使得细菌耐药性问题日益突出,抗生素治疗跟某些细菌的暴发有很大关系,如我们常见的肺炎克雷伯菌。



耐碳青霉烯类肺炎克雷伯菌暴发的研究结果强调了抗生素治疗在交叉传播中的作用


检索:周玲米

翻译:云  林

审核:周玲米


背景


20世纪90年代,耐碳青霉烯类肺炎克雷伯菌 (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umoniae,CKP)最初在日本和美国被发现。如今,该细菌遍布全球,尤其影响住院病人。碳青霉烯类抗药性的产生主要是由于碳青霉烯类灭活酶和其他β-内酰胺类抗生素的介导。自从大约25年前第一次被分离以来,CKP已经出现在世界各地,而且它们的数量正在稳步增加。有趣的是,碳青霉烯类的耐药机制随着地理位置的不同而不同。


目的


2015年1月,通过对直肠拭子进行分析,我们发现早期康复病房的23名患者中有7名患者被CKP感染。我们对暴发进行了调查,以期阐述CKP感染的危险因素。



方法


在本研究中,我们对暴发进行了描述,并调查了CKP感染的危险因素,例如抗生素治疗。为研究何时发生CKP定植以及患者是否患有腹泻,对相应结果的微生物学情况进行分析。为了调查扩散的细菌是否同种同源,进行了多基因序列分型以及XbaI限制性图谱和脉冲场凝胶电泳。通过PCR验证碳青霉烯类酶的存在。通过对小研究样本中危险因素的单变量分析,阐明了抗生素消耗、分离程序、患者年龄和性别及Barthel指数(用于评价残疾人的自理能力)对定植的作用。



结果


鉴定了新序列型(ST)2255的克隆扩散。另外,一名患者定植有大肠杆菌和粘质沙雷氏菌,两种菌均对碳青霉烯类具有耐药性;而另一名患者携带另一种耐碳青霉烯类的大肠杆菌菌株。在所有分离株中,发现碳青霉烯酶基因blaOXA-48位于共轭质粒(60kb)上,表明CKP在大肠杆菌和粘质沙雷氏菌的体内传递。单变量分析表明,抗生素治疗是CKP定植显著相关的唯一风险因素,而且该组腹泻的可能性似乎更高。抗生素治疗与CKP定植相关,而患者的年龄、性别、入院时的Barthel指数以及与有CKP定植的室友居住不相关。腹泻的发生情况似乎也支持CKP的分布。


结论


在这次小规模的暴发中,抗生素治疗似乎是blaOXA-48阳性CKP单克隆转移的主要危险因素。


▼表1  本研究中分析的患者的特征

1.jpg

BI:入院时的 Barthel指数,直肠筛查拭子的直肠筛查数,CRE(N)显示CRE生长的直肠拭子数,显示CKP的直肠以外的其他部位身体部位,CRE物种的种类流行,CRE耐碳青霉烯的肠杆菌

*直到发现CKP(患者1-6)或出院(患者7-23)。暴发四个月后患者到医院就诊从患者1中分离出耐碳青霉烯的粘质沙雷氏菌


2.jpg

▲图1 早期康复病房患者的房号、抗生素治疗和微生物学情况

观察期为2014年10月17日到2015年1月12日。红条:CKP定植的患者(患者1-7)。绿条:未定植CKP的患者(患者8-23)。灰色条:未知的CKP定植状态(患者24-50)。 小黄条:抗生素治疗。每个黄色条代表一种抗生素。 箭头:CKP首次隔离。 在患者7再次入院后被发现CKP。 星号:患者查出艰难梭菌感染, 实体黑色星号:艰难梭菌毒素阳性,白色填充星号::艰难梭菌毒素阴性。 X为VRE的第一次分离。R 为患者2的女儿入住的房间


原文请看:Borgmann S, Pfeifer Y, Becker L, et al., Findings from an outbreak of 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umoniae emphasize the role of antibiotic treatment for cross transmission. Infection. 2018 Feb;46(1):103-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