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一次输尿管镜检查引发的泌尿道感染暴发

发布日期:2019-03-18来源: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发布人:陈小晓

编者按:


内镜作为一种可重复使用的器械,已成为当前疾病诊断和治疗的重要工具。软式内镜由于其结构复杂、精密,无法进行高温高压灭菌处理,增加了清洗消毒的难度,一旦没有按照标准化流程进行清洗消毒,则很容易埋下感染传播的隐患,也是内镜相关感染不断增加的主要原因。近日,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杂志刊发了一篇有关输尿管镜检查的泌尿道感染暴发事件,让我们来一探究竟。


检索:石尚世

翻译:石尚世

审核:田田


多重耐药铜绿假单胞菌在两根软式输尿管镜之间的传播

与泌尿道感染的暴发:内镜去污染的脆弱之处


目的:


本报告描述了英国一家三级医疗机构(Kings College Hospital,KCH)在2017年发生的一次多重耐药铜绿假单胞菌(MDR-PA)感染暴发事件,暴发与软式输尿管镜的使用相关。


方法:


针对已发生的感染暴发事件,回顾临床、实验室和去污清洗中心(CDU)的工作记录,以确定问题的严重程度或范围,并与使用过的内镜进行联系。对输尿管镜检查程序、检查单元和CDU进行审查。对相关内镜进行采样、培养以及结构完整性检查。对所有可获得的分离菌株进行分型。


结果:


有40例患者在2017年7月-12月接受软式输尿管镜A或B检查(42例次),其中13例出现了与两根输尿管镜相关的临床感染。最初4例(NO.6、13、27、35)在进行输尿管镜检查后发生了MDR-PA尿路感染。其中,6号病例因尿管感染合并尿路结石二次住院,在输尿管镜检查前曾使用多种抗生素且尿液检出MDR-PA,因此高度怀疑为感染源。其他已确诊的患者(NO.13、27、35)既往无MDRPA感染史,随后检出的MDR-PA分型与6号完全一致。


输尿管镜A和B均在2017年7月首次投入使用,且未在其它场所使用过。2017年10月25日内镜B测漏不合格,并停止使用。将两根内镜返厂检查,报告显示均存在局部深部切口,内镜B内表面存在激光损伤。


第一根输尿管镜很可能被已知感染患者使用后产生了病原体定植,在给另一个患者使用后,第二根输尿管镜又被前一根内镜污染。调查共明确5个MDR-PA感染病例(发生感染且菌株分型一致),5个疑似感染病例(发生感染,菌株耐药谱相似但未分型),6个可能感染病例(发生感染但未检出菌株)。


识别出的危险因素包括两根输尿管镜外表面均存在表面切口、拉伸和皱褶,缺乏床旁初步处理,检查后和去污之间的间隔时间过长(隔夜),去污后干燥不足以及连接阀的不可追溯性。


结论:


软式内镜的充分去污取决于多个环节。随着多重耐药菌在全球范围内的发病率不断上升,使用者和去污部门应对软式内镜的检查进行严格的过程监控,这一点至关重要。


借鉴与思考:


1.调查全面、思路清晰: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危险因素分析,并利用分子生物学的检测手段明确了暴发的原因,通过干预终止了暴发。


2.缺乏实时监测与预警:7月5日第1个感染病例出现起,感染率呈现一个明显的上升趋势,医院的感染监测没有及时发现感染率升高的异常波动,历时近半年才终止了暴发,虽然找到了暴发的原因,但是造成了较严重的后果。


3.此次暴发事件整个过程、造成的后果,警示后人要重视医院感染的监测与预警,及时发现感染风险、感染率的异常波动,为暴发调查与赢得宝贵的时间。


▼图1 暴发期间病例和事件的时间轴

1.jpg


▼表1暴发期间13例感染患者的症状、类型、治疗和转归

2.jpg

F:女性;M:男性

P:可能病例,PR:疑似病例,C:确诊病例

*两根内镜在同一患者身上使用过。


文献来源:

Jeevani Kumarage, Kirstin Khonyongwa, Azhar Khan, et al. Transmission of MDR Pseudomonas aeruginosa between two flexible ureteroscopes and an outbreak of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the fragility of endoscope decontamination,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https://doi.org/10.1016/j.jhin.2019.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