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不同沐浴方式对预防血流感染的效果比较

发布日期:2020-01-09来源:The Lancet发布人:陈小晓

洗必泰沐浴与普通沐浴在普通内科和外科病区预防多重耐药菌和各种病原菌造成的血流感染中的效果比较(ABATE感染试验):整群随机试验


检索:乔甫 

译者:赵丽华 

审核:孔懿

背景

广泛皮肤和鼻腔的去定植将可减少重症监护病区(ICU)的多重耐药菌和血流感染。在非重症监护病区普遍去定植对致病菌和感染的影响尚不清楚。我们将通过ABATE感染试验评估洗必泰沐浴在非重症监护病区的使用效果,并采取相似的干预措施,该措施曾被证明在ICU可显著减少多重药耐菌和菌血症。


方法

ABATE感染(active bathing toeliminate infection, 主动沐浴清除感染)试验是一项由53家医院参与的整群随机试验,比较在非重症监护病区常规沐浴与使用洗必泰沐浴并联合莫匹罗星鼻腔去定植的效果。该研究在HCA医疗保健附属医院开展,试验包括三个阶段:基线期(2013年3月1日至2014年2月28日,为期12个月)、过渡期(2014年4月1日至2014年5月31日,为期2个月),干预期(2014年6月1日至2016年2月29日,为期21个月)。医院被随机分配,参与次项研究的非ICU病区被分成常规护理组和去定植组,去定植组的患者每日洗必泰沐浴,并对已知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定植患者加用莫匹罗星。研究的主要结果是参与此项研究的病区MRSA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VRE)的检出情况。该结果通过比较未经调整的意向性治疗人群在去定植组和常规护理组的危害比(HR)以及在干预期和基线期的HR。比例危害模型评估了各组之间检出率减少的差异,并考虑到医院内的聚集现象。这个研究登记在ClinicalTrials.gov,编号NCT02063867。


结果

来自53家医院的194个非重症监护单元的患者参与了该项研究,其中基线期189081名患者参与,干预期339902名患者参与(其中常规护理组156889名患者,去定植组183013名患者)。最主要的结果单位归因的MRSA和VRE临床检出率(表2),去定植组干预期与基线期的HR是0.79(0.73-0.87),常规护理组HR为0.87(95%CI 0.79-0.95)。相对HR之间无明显差异(P=0.17)。被分到洗必泰组病房的183038名患者中,发生25例不良事件(<1%),全部与洗必泰的试用有关,但未见与莫匹罗星有关的报道。


结论

此项研究发现普遍使用洗必泰沐浴并对MRSA携带者使用莫匹罗星去定植,并不能显著减少非重症监护患者的多重耐药菌感染。


1.png

图1 干预期的试验概述


2.png

图2 整体人口结果

试验干预对总体人群试验结果的影响(未经调整,意向性分析)。来自比例危害模型的群体特异性危害比和置信区间说明了医院聚集的原因,这种聚集是通过MRSA或VRE (A)、多重耐药革兰氏阴性杆菌(B)和各种病原菌的血流感染(C)的临床培养结果。风险比率的气泡图(预测的随机效应或指数化脆弱性)通过邻近的群体特异性危害比和置信区间来显示个别医院相对于他们群体的效应。气泡的大小反映了向试验提供数据的患者的相对数量。

注:GNR:革兰氏阴性杆;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GNR:革兰阴性杆菌临床培养

 

表2 所有试验结果的危险比,包括总非危重患者和患者亚群

3.png


表3 所有试验结果单位可归因天数的结果事件,包括总非危重患者和患者亚群

4.png


5.png

图3 使用医疗器械的患者结果试验干预对事后亚人群中使用医疗器械的患者的试验结果的影响。

来自比例危害模型(未经调整,意向性分析)的群体特异性危险比和置信区间说明了医院聚集的原因,这种聚集是通过MRSA或VRE (A)、各种病原菌的血流感染(B)、仅MRSA (3C)和仅VRE的临床培养显示的。经调整后多次比较仍有显著性差异。风险比率的气泡图(预测的随机效应或指数化脆弱性)通过邻近的群体特异性危险比和置信区间来显示个别医院相对于他们群体的效应。气泡的大小反映了向亚群体提供数据的患者的相对数量。

注:GNR:革兰氏阴性杆;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GNR:革兰阴性杆菌临床培养

 

参考文献

Huang SS, Septimius E, Kleinman K, et al.Chlorhexidine versus routine bathing to prevent multidrug-resistant organismsand all-cause bloodstream infections in general medical and surgical units(ABATE Infection trial): a cluster-randomized trial [J]. TheLancet,2019,393(1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