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发生手术部位感染

发布日期:2019-06-27来源: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 Infection Control发布人:陈小晓

手术部位感染(SSI)是最常见的医疗保健相关感染之一。病人罹患SSI的风险受多种因素影响。过去有研究表明,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发生SSI。但是具体到某一种特定的手术类型时,并不一定如此。例如,也有研究表明,某些类型的心脏手术,女性患者更易发生SSI。


德国的一个团队,针对“性别”这一变量,分析了10年超过一百万次的外科手术,以研究性别对SSI的影响最后发现,男性可能真的比较容易发生SSI。



超百万台手术确定:男性真的容易发生手术部位感染


检索:周密

翻译:符文娟

审核编写:廖丹


研究方法



该研究的数据来自德国国家医院感染监测系统(Krankenhaus感染监测系统;KISS),该系统提供了大量的外科手术和SSI数据库。研究组选取了2008-2017年,10年间的手术病例。


分析患者的变量包括:年龄、ASA评分、伤口污染等级、手术时间和季节。所有模型均包含被调查因素—性别。研究的目的是确定哪些手术男性或女性是SSI的独立危险因素,如何解释这些差异。


排除仅针对一种性别的手术类型,如如前列腺切除术、乳房切除术和子宫切除术等,排除例数较少的手术,最后纳入了16种手术类型,包括1266782例手术,其中男性587253例,女性679529例。发生18824例SSI。


将所有手术分为五个手术类别,代表不同的手术亚种:


  • 骨科和创伤学科四种手术(关节炎和骨折后的人工髋关节置换术、膝关节置换术和关节镜手术)

  • 腹部外科四种手术(内窥镜胆囊切除术、内窥镜和开放性结肠手术、内窥镜阑尾切除术)

  • 心血管外科四种手术(冠状动脉搭桥术(CABG)(分为静脉采集和非静脉采集的手术)、动脉闭塞的再血管化和静脉剥离)

  • 神经外科一种手术(腰椎间盘手术)

  • 普通外科三种手术(内窥镜和开放性疝修补术、甲状腺手术)


考虑以下变量:


  • 年龄 (35–54, 55–74, ≥ 75 VS < 35);

  • ASA 评分 (≤ 2 VS >2);

  • WCC (≤ 2 VS > 2);

  • 手术时间(≤ 25%百分位, > 25%百分位& ≤ 50%百分位, > 50%百分位& ≤ 75%百分位 VS > 75%百分位);

  • 季节 (春季(3月、4月、5月), 夏季(6月、7月、8月),秋季(9月、10月、11月),冬季(12月、1月、2月))。


结果


总的来说,对于所有包括在内的手术,男性患者的发病率明显高于女性患者。对所选风险因素进行调整后,该比率保持不变。


比较男性和女性患者在五种手术类别中的感染率,可以看出男性是骨科和创伤科以及腹部手术组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


相反,女性被认为是心脏血管手术和普外科手术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如上文所列的个别手术)。


本研究对深部切口和器官腔隙SSI也分别进行了分析。所有SSI组都一样,男性患者的总发病率比明显更高。在调整了各项危险因素后,男性患者优势比依然显著。


神经外科的SSI率性别差异不显著。


当进一步区分各个手术时,男性是所有个体矫形和创伤手术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除了骨折后的髋关节置换,男女性患者之间无明显差异。


腹部手术的结果呈多样化。


男性是结肠手术(内窥镜和开放式)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而对于内窥镜胆囊切除术和内窥镜阑尾切除术,无明显性别差异。这与其他研究的结论相同。


Mazmudar等人研究发现,一般来说男性是不良结局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特别是选择性胰腺切除术患者的SSI。


同样,Warren等人研究证明男性是胆囊切除术后SSI的独立危险因素。但与Warren的研究结果不同,本研究仅发现男性患者在进行胆囊切除术后,深部切口和器官腔隙SSI风险较女性患者高。对于所有深部的SSI,我们的数据中没有重复这个发现。不过根据筛选标准,我们仅包括腹腔镜胆囊切除术,而Warren等人的研究同时包括开放性胆囊切除术。在讨论他们的发现时,Warren及合著者提出了一个事实:他们的男性患者有着更严重的胆道疾病,因此进行开放性胆囊切除术的可能性就更高。与腹腔镜手术相比,开放性胆囊切除术通常有着更高的SSI发生率。


与我们的研究结果不同,Pedroso Fernandez等人发表的一项回顾性病例对照研究认为,女性患者接受结肠直肠手术时发生SSI的风险明显较高。不过该研究总共只有911名患者参与,影响力较低。我们的分析包括了更多的病例,且可以证明男性结肠手术患者发生SSI的风险显著较高。


心血管手术:除静脉剥离外,心血管外科的所有个体手术都将女性列为一个重要危险因素。


接受心血管手术的女性患者调整后的SSI优势比明显高于男性患者。这主要归咎于冠状动脉搭桥术(CABG)和动脉闭塞再血管化后的SSI率较高。其他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虽然我们的分析证实了这些发现,但根本原因并不完全清楚。一些作者过去认为,男性和女性脂肪分布的差异可以解释这个结果,女性在动脉闭塞的情况下臀部和大腿的脂肪组织通常更多。这同样适用于胸骨伤口感染。


研究表明,肥胖是CABG术后胸骨SSI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因此,女性患者胸部脂肪较多似乎可以解释。CABG术后女性SSI发生率更高的另一个可能原因是这些患者通常比男性患者有着更严重的合并症。


不过Koch等人认为在校正了合并症后,性别并没有对生存率更差的结果构成独立的危险因素。由于我们的分析和以前的研究仅包括有限的关于合并症的信息(即:本研究中的 NNIS风险指数),女性较高的SSI发生率只能归因于整体情况恶化所致。


Si等人的一项研究没有发现女性和男性接受CABG后SSI风险有显著差异。


“普通外科”手术:不同的手术类型有不同的结果。


不管内窥镜还是开放疝修补术,女性患者的SSI发病率明显较高。对于甲状腺手术,情况则相反。我们的数据显示女性患者进行疝修补术后SSI风险明显高于男性患者。该结果与先前发布的数据一致。甲状腺手术男性有明显较高的SSI风险。据我们所知,这是一个新的发现,以前没有该手术类型的描述。


1.jpg


2.jpg


结论



据了解,这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研究,调查了与性别相关的SSI发生。一方面加强了以往的研究,将男性与更高的SSI率联系起来,另一方面表明性别相关的SSI率因手术类型的不同会有很大差异。


多变量分析确定潜在的风险因素以解释性别相关的差异,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模式,可以用来推断“仅限女性或男性”风险因素的详细信息。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性别对SSI的影响,确定不同性别特定的危险因素。研究的时候应该注意男性和女性微生物群组成的差异和潜在的合并症。


本研究的优势和局限性



最有价值的优势就是大量的手术和SSI,以及长期的观察。结合各种危险因素的调整,使我们能够更准确的研究性别因素对SSI结果的影响。


我们分析的局限性是因为KISS采用的方法是基于自愿参与和数据传输到国家医院感染监测参考中心。必须正视参与部门数据收集者的异质性。此外,OP-KISS是一个基于患者的监测模块,患者即使出院后也应观察是否发生SSI。这种“出院后监测”收集的数据质量在各参与部门之间存在很大差异。根据KISS法,仅能收集有限数量的患者和手术相关数据。关于合并症和潜在免疫分化因子的详细数据不可用,不能包括在分析中。此外要注意的是,细菌皮肤定植的差异与参数性别显著相关。这种影响对我们数据的作用尚不清楚。


尽管有这些局限性,但我们的数据提供了关于性别影响SSI发生的可靠信息。这些数据将来可用于建立一种“量身定制”的、以患者为导向的、个体化的方法,以预防SSI和一般的感染防控。这意味着今后针对特定的手术,术前去定植方式可能因性别差异而不同,或者只对女性或男性患者采取一定的预防措施。


来源:Aghdassi S J S , Christin Schr?der, Gastmeier P . Gender-related risk factors for surgical site infections. Results from 10?years of surveillance in Germany[J].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 Infection Control, 2019, 8(1):95.


封面图来自于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