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宜宾肖丨水煮“吃人鳄”系列(二):CRE初问世

发布日期:2019-02-11来源:原创: 肖亚雄 SIFIC感染官微发布人:楚楚动人y

image.png

       作者:肖亚雄  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

审稿:

  • 杨莲 陕西省洋县中医院

  • 周超群 上海市普陀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监督所

专家审稿:

  • 宁永忠  清华大学附属垂杨柳医院


前言


书接上回,上回和大家简单的讲了什么叫CRE以及CRE为什么会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耐药的简单机制(讲真的,不可能再简单了)。有读者提问:水煮吃人鳄会不会被咬啊?答:不会,只要知道它从哪里来、了解了它的生活习性、咱们慢慢的从凉水开始逐步加热煮,它是不会咬人的......

image.png

吃人鳄初问世


CRE是什么时候开始被大众关注的?


带着问题,我去大医院拜访了著名的抗感染专家李巨锤。他是该院ICU主任,他用一句话回答了我这个问题。他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病人的地方就有CRE。巨锤主任平时讲课还有句口头禅:“这种程度的感染必须需要重锤猛击”。


我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巨锤主任,他的话我是相信的,只不过我希望得到更多。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读懂我的眼神,只见他转过身在文件柜里翻了半天,然后递给我一本泛黄的老杂志,杂志名叫《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柳叶刀么,我不禁脱口而出。巨锤主任翻开目录用铅笔指着一篇名为《Emergence of a new antibiotic resistance mechanism in India, Pakistan, and the UK: a molecular, biolog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study》的论文说:你慢慢嚼吧!  


我大致翻译了一下题目,《在印度、巴基斯坦和英国新出现的抗生素耐药机制:分子生物学和流行病学研究》。这篇文章于2010年8月11日发布,一共有31位署名作者,分别来自英国卡迪夫大学、英国健康感染保护中心和印度马德拉斯大学。


尽管我对那些作者的名字不太熟悉,但是对于柳叶刀杂志、卡迪夫大学的名气我还是晓得的。这篇论文包括29条参考文献也仅有6页,但是却有31位署名作者,仅仅这些外在因素都足以让这篇文章引起轰动。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也对这一研究进行了报道。


那么这篇文章究竟讲了什么呢?


论文提到在印度的陈奶(Chennai)和哈亚纳(Haryana)这两个地方分别确诊了44例和26例感染携带NDM-1耐药基因的肠杆菌(主要是大肠埃希菌和肺炎克雷伯菌)的患者;另外在英国还确诊了37例;在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其它地方确诊了73例。这些携带了NDM-1基因的细菌能够对除多粘菌素和替加环素外的几乎所有抗生素耐药(见图1)。(但是有媒体翻译为“几乎所有抗生素耐药”,个人认为这也是该文当初引起轰动的一个很大的推动力),该论文还警告说NDM-1成为全球公共卫生问题的可能性极高。


是这篇文章让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了NDM-1,让从事细菌感染相关工作的人开始重视NDM-1及CRE,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实际上CRE早已有之,但是NDM-1一出才让CRE名声大噪。

image.png

尽管这篇文章影响力大,但是不得不提另外一篇文章,因为这篇文章才有了NDM-1这个名字。


文章篇名《Characterization of a New Metallo-β-Lactamase Gene, blaNDM-1, and a Novel Erythromycin Esterase Gene Carried on a Unique Genetic Structure in Klebsiella pneumoniae Sequence Type 14 from India》该文中指出NDM-1基因是一种新的类型金属酶基因,因怀疑该基因是从印度传入的因此冠上了印度首都新德里(NewDelhi)之名印度是否会叫屈,仅仅是疑似就定名了)。


该文发表在《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杂志上,本文共有7名作者,第一作者是韩国人Dongeun Yong挂名两个单位(英国卡迪夫大学,韩国延世大学)。值得一提的是该文通讯作者Timothy R. Walsh是卡迪夫大学医学微生物系专家,他在柳叶刀那篇牛哄文章的作者中排序第三位,虽然排第三,但是他也是本文通讯作者(意不意外?)。


回过头来看专家们当初的预言似乎实现了,因为很快在美国、加拿大、瑞典、希腊、以色列、荷兰、日本、巴西等国家、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也相继发现了这类超级细菌的感染者。两个多月后,2010年10月26日,中国CDC和军事医学科学院同时宣布在中国内地的宁夏和福建分别发现了“超级细菌”[注意此时公布的超级细菌不是CRE,来自宁夏的菌株是携带NDM-1基因的肠球菌,来自福建的菌株是携带NDM-1基因的鲍曼不动杆菌]。自此后,中国的CRE相关论文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知网中文文献2009年2篇,2010年12篇,2011年翻一番到25篇,直到现在高温不减(见图2)。

image.png

CRE的相关报道从2009年2篇突增到两年后的25篇(统计方法如上所述,不包括国人发表的外文论文和一些中文野鸡杂志收录的)。这真的是耐药菌株CRE的突然爆发还是发文者希望靠危言耸听的标题博人眼球?亦或是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恶意炒作?这些年CRE在中国以及世界的其他角落都干了什么?我们下回分解!

 

文中述及的两篇文章下载地址

[1]https://www.thelancet.com/pdfs/journals/laninf/PIIS1473-3099(10)70143-2.pdf

[2]https://aac.asm.org/content/53/12/5046.full.pdf


『宜宾肖』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