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抗生素耐药性威胁人类 还有哪些药企在坚持?

发布日期:2018-11-22来源:健康界发布人:感控雏鹰

抗生素自从被发现以来,已成为现代医学的基石。每年11月的第二周为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2018年已是第四个世界提高抗生素认识周。

这一活动源于全世界各地都存在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新的耐药机制出现并在全球传播,威胁着我们治疗普通传染病的能力,导致原本可以继续正常生活的人死亡或残疾。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全球约70万人死于各种耐药菌感染,23万新生儿因此夭折。

应对抗生素耐药性需要各国政府、国际组织、非政府组织、农业和制药行业等各方共同努力,而制药企业是这一链条中的重点,因为它们直接负责抗生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然而,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企业离开了抗生素领域。随着制药公司对抗生素的投资减少,到2050年,每年将有1000万人因耐药性死亡。

资本和企业纷纷离开

就在今年的7 月 12 日,诺华宣布终止抗生素、抗病毒药物的早期研发,重组将引发约 140 名员工的裁员,以及早期项目和一个临床项目 LYS228 将被转让。据悉,大多数受影响的工作人员有 60 天的时间来解决离职问题,而一小部分工作人员将继续处理停工。

诺华表示:受到最大影响的是抗菌和抗病毒研究人员,同时,全球发现化学,NIBR 信息学,科学专业和转化医学中的药理学,蛋白质科学,项目管理和全球支持功能等部门也会受到影响。此外,约有 150 名员工将留在旧金山湾区,以支持 NITD 和药物发现工作。

诺华表示,虽然这些项目的科学基础很坚实,但因资源有限,诺华决定聚焦在能更好地改善病人健康的领域。

这是继阿斯利康、赛诺菲、艾尔健和麦迪逊医药后,又一家放弃抗生素和抗病毒研究的制药巨头。而葛兰素史克也在评估旗下的抗生素资产。

前几年,制药巨头们似乎还愿意在抗生素领域进行冒险。2014年,默克投入84亿美元收购抗生素领军企业Cubist。而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上,诺华、葛兰素史克和其它制药企业纷纷承诺要对抗耐药性细菌对人类的威胁。

意义重大 然而获利微薄

抗生素领域不遭待见,背后原因是耗费时间和资金巨大,市场前景却并不理想。

开发新型抗生素的成本越来越高。药物获取基金会(Access to Medicine Foundation)研究部主任加布里埃尔·布洛伊格曼说,全球正在进行的大约275个抗生素研发项目可能只会最终成功产生两三种药物。

米卡尔·多斯滕(Mikael Dolsten)博士是辉瑞的全球研发负责人,他坦承说:“现在想要找到新的抗感染药族太难了,这个行业得不到足够的激励去花 10 到 15 年做研发。”

并且,新抗生素千辛万苦被生产出来后,常常被束之高阁,除非患者对已有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否则不会被使用。而且抗生素只使用几天或者最多几周,消耗量和抗癌药物无法相提并论。

杜克大学马戈利斯健康政策中心的研究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7年获批的16种品牌抗生素种,只有5种的年销售额能够超过1亿美元。而新型抗癌药物的销售额则动辄数十亿美元,差距悬殊。

这一局面在中国同样复制。2018年1月,白云山旗下广州白云山制药总厂和白云山化学制药厂生产的化学药新药头孢嗪脒钠和注射用头孢嗪脒钠收到临床试验批件。该药是我国近二十年来唯一成功获批的头孢类1.1类新药(1.1类代表原创药物,指未在国内外上市销售的药品)。

为遏制抗生素滥用,从2012年8月1日起,我国下达了史上最严的限抗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之后,行业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整顿潮,余波延续至今。

白云山方面表示,国家政策对创新药物研发一直持鼓励态度,“限抗政策并没有将抗生素行业‘一棒子打死’,有疗效的抗生素,不管是临床上,还是药店,存在很大需求。” 白云山制药总厂副厂长王健松说道。

但现实局面是,企业愿意潜心开发新型抗生素的动力不强。“国内药企对于抗生素的研发主要以仿制为主,基本没有创新药。”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表示。

王健松称,头孢嗪脒钠在拿到临床试验批件前,白云山耗费了10年时间,投入的研发费用达到3584.18 万元。

王文华表示,抗生素的投入产出比远不如其它药品,因为新兴抗生素的研发率先效率越来越低,10年研发时间毫不意外,但可能在两年内就产生耐药菌素,研发速度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

有放弃 也有前赴后继

就在2018年10月举行的世界投资论坛上,世界投资论坛与世界卫生组织共同举办的有关卫生的会议,引起了关注。会议上,促进对新的抗菌治疗方案进行投资成为焦点。

世界投资论坛是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主办的关于国际投资和发展问题的全球性论坛,每两年举办一次。在有关卫生的会议上,讨论对开发新抗生素进行投资的必要性,以期引起投资者的兴趣。

UNCTAD投资与企业部负责知识产权业务的法务专员克里斯托弗.斯宾尼曼(Christoph Spennemann)表示,抗生素是一个没有吸引力的市场,企业都不想对其进行投资。各国政府正在努力整合解决方案,对促进新生素开发的机制进行投资。

他表示:“但仅此一点似乎并不足够,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召开这次会议来协调并专门与投资者和私营企业合作。”

一家叫做Qpex Biopharma的创业公司近日正式亮相,同时宣布成功完成3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Qpex专注于开发新型抗生素,以应对全球日益增长的抗生素耐药性的威胁,并从The Medicines Company(MDCO)获得临床前抗感染候选药物,包括拥有独特药理学性质的β-内酰胺酶抑制剂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Qpex Biopharma还与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 (Biomedical Advance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uthority,BARDA)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BARDA 是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一个附属部门。该公司表示,与BARDA的合作有可能获得高达1.32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以推进一系列新型抗生素的开发,对抗耐药性及革兰氏阴性感染。

而今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公布的一份最新行业调查报告,在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中,葛兰素史克在应对全球抗生素耐药性危机方面做得最多,其次是强生公司。而另一项针对非专利药制造商的排名则Mylan、Cipla和Fresenius Kabi Global位居前列。来自美国的Entasis Therapeutics则在生物制药公司中居于首位。

这份名为《2018抗生素耐药性基准评分》的最新报告首次从制药公司的角度,给全球30家主要制药企业在应对抗生素耐药性这一难题上的表现“打分”。

这份报告选取了全球30家主要药企,它们被分为三类:8家大型研究型药企、10家仿制药生产商以及12家生物制药企业。报告对这些药企的新抗生素药物研发实力、药品制造过程中的相关态度、对抗生素的合理供给和抗药性监控进行了对比,内容涵盖了它们截至2017年9月8日已上市的全部药物和所有正在研发中的新药,调查共持续20个月。

告同时警告称,研发新的抗生素药物意义重大,但新药数量与目前正在失去效力的药品种类相比仍是杯水车薪。因此,报告呼吁在加强现有抗生素供给的同时,还应该在新药处于临床试验最后阶段的时候就制订完善计划,保证一旦上市就能实现充足供给并合理使用。

国际药品制造商协会于1月18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制药行业在2016年投资了至少20亿美元用于与抗生素耐药性相关的产品研发,但他们呼吁各国政府和慈善组织提供帮助从而使此类投资更具吸引力。

“获得医学基金会”希望它的这份报告能够鼓励制药公司继续保持活跃,甚至重新加入抗生素的市场。Iyer说,一个很有前景的例子是瑞士罗氏制药公司。该公司之前几乎已经放弃了这一领域,但在“达沃斯宣言”之后开始重新投资该领域。她表示,该公司的排名目前在第八位,也是大型制药企业评分的最后一名,但当第二版的基准评分在2020年发布时,它可能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更好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