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500字

重症肺炎患者高流量鼻导管和氧气面罩环境相关细菌污染的比较

发布日期:2019-05-08来源:SIFIC感染循证资讯发布人:JANNY1732

检索&翻译:张冰

审核:周艳芝  李雷雷

 

提要:

尽管高流量鼻管(HFNC)的使用越来越普遍,但其高气体流量可能造成传染性颗粒气溶胶化和引起感染传播。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人员使用随机对照交叉非劣性试验(N=20),在每小时换气次数(ACH)为6次和12次的条件下,比较单间病房的革兰阴性菌(GNB)感染重症肺炎患者分别在使用HFNC和传统氧气面罩(OM)时,相关活菌对环境污染的程度。结果表明,使用高流量鼻导管与空气或接触表面污染的GNB或细菌总数(TBC)的增加无关,提示不需要额外的感染控制措施。

 

方法:

本研究于201510月至20174月在多学科ICU进行。ICU所有患者的呼吸道标本(如痰液、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气管吸出物等)均进行筛选,并对GNB患者(标记为“指示细菌” )的标本合格性进行评估。如果样品板被污染则结果不纳入分析。

纳入标准:

在办公时间内入住ICU的需要氧气支持(鼻导管或面罩)的GNB感染肺炎(基于临床、放射和微生物诊断)成人患者。

排除标准:

精神上无行为能力、被监禁、怀孕或临床状况不稳定的患者;或合并呼吸道病毒或结核分枝杆菌感染的患者。

干预方法:

本研究在单人间病房内进行。临床研究人员首先进行抽样,并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以限制患者出入,并保持病房的正常走动,其他人员提供标准的医疗服务。

布点方法:

001.png

1. 在病人周围放置培养皿。在每个采样条件下,培养皿分别放置在离病人鼻子0.4米和1.5米远的右侧、中部和左侧位置,以评估环境表面的细菌负荷。

 

结果

196名患者的呼吸道标本为GNB阳性,其中176名患者因机械通气(N = 170)、流感合并感染(N = 4)、持续缺氧(N = 1)和转出ICUN = 1)被排除。20名符合条件的患者中有1人因HFNC引起鼻部不适而退出研究。通过在相同的采样条件下采用其他患者的中位数,对该患者的缺失数据进行了敏感性分析,GNBTBC的分析结果保持不变。其余19名研究对象的平均(SD)年龄为5914)岁,8名为女性。1名患者为社区获得性肺炎,18名患者为医院获得性肺炎。平均(SDAPCHE II评分为20.14.1),序贯器官衰竭估计评分3.42.1),氧合指数为276.7114.1mmHg。使用OM时的平均(SD)氧气流速为8.62.2L / min,使用HFNC时的FiO20.50.1)。

主要结果:

1显示,在0.41.5米以及6ACH12ACH的条件下,HFNCOM的空气标本在培养皿上的GNB计数没有差异(P = 0.119-0.500)。

28%(18/65)的GNB阳性标本检出指示细菌,包括铜绿假单胞菌,鲍曼不动杆菌,嗜麦芽寡养单胞菌,肺炎克雷伯菌,大肠杆菌,产气肠杆菌。不太常见的是短波单胞菌属、短稳杆菌和鞘单胞菌。

次要结果:

在房间每小时换气6次的情况下,使用HFNC的患者放置在1.5米高的平板上的细菌总数在培养1天和2天后明显高于使用OM时的细菌总数。其余情况下, HFNCOMTBC无显著性差异(表1)。

析因分析:

放置在0.4米处的平皿上的TBC高于1.5米处的任一平皿(P = 0.002-0.037),并且在6 ACH高于在12 ACH的任一空气标本(P = 0.000-0.002)。

 

1. 不同采样方法(浮游法和沉降法)以及每小时不同换气次数、不同培养天数的条件下革兰阴性菌计数和细菌总数(N=19

002.png

注:所有统计均为单侧检验

 

讨论

在临床通常使用的氧气流速下,和使用OM相比,GNB肺炎患者使用HFNC不会造成更严重的GNB活菌空气传播或污染接触表面。这表明,在这种情况下,使用HFNC相较于OM不需要采取额外的感染预防控制措施。

通过呼吸装置的高气流被认为是一种气溶胶生成过程。然而,要使一个有机体引起空气传染,它必须在干燥和复水的过程中存活。这项研究表明,HFNC不会增加空气传播GNB活菌的数量。

只有28%的阳性样本中,至少有一种环境分离菌与目标细菌相匹配。虽然检测到的细菌可能并非来自患者,但0.4 m平板上的CFU数量高于1.5 m平板上的CFU数量,这表明大多数细菌都来自患者。研究人员认为,与目标感染细菌的的低一致性主要反映了分离的细菌主要来源于上呼吸道,因为含有下呼吸道微生物的液滴和气溶胶的产生主要是由于咳嗽,采样期间的咳嗽仅仅是一个偶然事件。它也可能反映了在呼吸取样和实验实施期间,患者接受了抗菌药物治疗。最重要的是,感染的风险更可能与细菌污染程度有关(HFNC不高),而不是微生物的确切来源。

研究人员认为,在6ACH的条件下,两种吸氧方式在1.5m处的TBC的差别不具有临床意义。因为此差异较小,而且在相同条件下,0.4m处平板的细菌计数无差异。

本研究的局限性:1. 仅研究了细菌总数并未鉴定致病菌和非致病菌;2. 此研究不适用于需要特殊培养基或较长培养时间的细菌;3. 本研究仅限于细菌,结论不能推广到病毒和真菌;4. OM使用的气体流量相对较高,但比HFNC低很多。

 

文献来源:Leung C CH ,Joynt G M , Gomersall C D , et al. Comparison of high-flow nasal cannula versus oxygen face mask for environmental bacterial contamination in critically ill pneumonia patie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crossover trial[J]. Journal of Hospital Infection, 2018.